当前位置:nba范特西>政务公开>测绘文化

nba范特西 www.5vnp5.com.cn 在山间,在云端

三院 李建宇 [2018-07-13]    【

道路从一座山峰,翻越到另一座山峰,雪山的峰顶不知在何处,融水劈开了眼前一道又一道的峡谷。山谷贫瘠,草木稀疏,荒凉的风在岩石间穿梭。山间若有绿林,就会感觉到惊喜;林间若有鸟兽,便会觉得遇到了奇迹。寂静,只有风的吟啸,仿佛脱离了人间。而那群人,那群可爱的人,就居住在这里?!饧?

    2016年年底,我在新疆阿图什做1:500航空摄影测量的外业调绘工作。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特殊的任务——帮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民政厅埋界碑。正想脱离当时沉闷的工作环境出去透透气,便欣然答应。没想到,一次神奇的旅途就此展开,见到了许多闻所未闻的风景,遇到了许多从未有过的经历,并在我的内心留下了对帕米尔高原深处那片土地的深刻记忆。
    那是在11月中旬,我随民政厅的车出发,车上的同行者是新疆自治区民政厅以及克州民政局(克州,全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同志。车子从阿图什出发,沿着314国道向塔县驶去。塔县,全称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民族自治县,地处帕米尔高原西部,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
    汽车行驶了6个小时到达塔县,一路经过溪流,湖泊,雪山,峡谷,风光甚美。由于海拔比较高,汽车经?;嵩谠莆碇写┬?,打开车窗让凉凉的雾气涌进来,会有一种在云端飞行的感觉。渐渐地在路边溪流随着海拔的升高开始出现冰块,克州民政局的海燕姐说:“看到路边的石头缝了吗,这说明快到塔县了。塔县的树太少了,因此塔县的人民在路边的石头里划出缝来种树,可惜成活的很少?!彼厣嫣跫亩窳映潭?,超出了我的想象。
    在塔县住了一宿,第二天七点起床出发,前往工作地点。这里的七点相当于内地的四点半,大地完全浸在黑夜中,道路的崎岖与危险是我从未见过的。所谓道路是在山体上凿出的,仅容一车通过的没有铺面的路,路时而与山谷间的溪流平齐,时而悬于半山腰处,距离谷底几十米。我经??吹皆诔档频恼丈湎?,车子马上要开向悬崖,紧张地身体一僵,却见司机不紧不慢地一打方向盘,车子沿着峭壁转进了另一边的路。我干脆闭上了眼,心里默念,这是个老司机,相信他,相信他。车子随着山路上下左右摇晃得厉害,车里的人也跟着上下左右撞着车窗和车顶。出于强烈的自我?;ひ馐?,我双手紧紧地抓住扶手,固定住身体,不过第二天胳膊就痛的不行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驶,天逐渐亮了。我看着山路从一座山峰,翻越到另一座山峰,雪山的峰顶不知在何处,融水劈开了眼前一道又一道的峡谷。山谷贫瘠,草木稀疏,风在荒凉的岩石间穿梭。山间若有绿林,就会感觉到惊喜;林间若有鸟兽,便会觉得遇到了奇迹。寂静,只有风的吟啸,此地仿佛脱离了人间。
    山路边逐渐遇到了建筑和行人。经过一个位于山口的哨所,我们下车接受检查。哨所的士兵英气勃勃,动作干脆利落,只是脸被晒得发黑发红,皮肤被风吹的很粗糙。后面又遇到了峭壁间的几座水电站,在这样荒芜的环境里看着颇有些科幻,让人忍不住幻想成发达的星际文明在开拓荒芜行星的场景。更难想象的是,整日面对这里光秃秃的山和狭窄的天空,守在里面的工作人员,是如何排遣寂寞,解决对故土和家人的思念。行驶中,迎面有时会遇到建筑车辆,他们在维修山路,炸掉落到路上的石头,还有些是修水电站的专业车辆??醋耪庑┤嗽谡庋杩嗪臀O盏牡胤焦ぷ?,才知道中国快速发展的基础建设来之不易,不由地有些感动。
    终于,汽车在中午到达了埋界碑的地点——塔什库尔干河和叶尔羌河的交汇处,也是两个县的分界线。塔县大同乡和阿克陶县塔尔塔吉克族乡的乡镇干部已经提前来到了这里。我们到达之后,便立即开始了协商工作和勘察测量工作。协商工作由民政厅的同志负责,勘察选点和测量的任务则主要由我负责。我从车上取下仪器,开始观察地形,发现这里的地势异常险峻。峡谷很狭窄,大山几乎遮挡了三分之二的天空。塔什库尔干河和叶尔羌河在这里碰撞,艰难地击凿出了这仅仅百米宽的土地。我背着仪器走过悬在河流上空十几米高处的简易吊桥,在峡谷里的大石头间手脚兼用,半走半爬。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找到了几个相对合适的点位。这里的日落来的特别早,山的影子很快隐匿了我们的身影,不过我们的工作也完成了大半,剩余的工作要等到下一天完成。
    汽车再次启动,我们沿着叶尔羌河向南行驶,前往大同乡住宿。一路上,每当峡谷有一点相对宽阔平坦的土地,就能看到一两座矮小的土房,也就意味着居住着一户塔吉克族人家。这是一种半地穴式房屋,地面上的房体仅有一米高,房顶上晾晒着黄色的不知名的农作物。路上还有骑着摩托车接送孩子的村民,这就是希望,接受了教育的孩子才是这片土地的未来。到达大同乡时,已是黑夜,我们匆匆赶到乡政府吃晚饭。令人惊喜的是,在这里品尝到了当地最传统的塔吉克族食物,体验到了塔吉克族的待客礼节。我们围坐在铺在土炕上的餐布上,食物自然又有序地摆放在我们身前,简朴的餐盘上摆放着丰盛的食物。在村子里,我看到村民身上手工制作的精美的民族服饰,看到他们脸上热情洋溢的笑容,看到他们眼睛里闪亮着的澄澈的光,我感受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他们从生活中获得的幸福。我被他们的生活气息和态度感染,完全忘记了外面荒芜的山,贫瘠的土。直到第二天起床,在山体折射的日光下,我发现大同乡政府背靠着几乎垂直的峭壁,往政府前面看时,地平高度角依然在六十度以上,天空像狭窄的一条河,这种封闭的空间让人感到非常压抑。但是很快,这种压抑感就被过来引导我们去吃早餐的塔吉克族姑娘美丽的笑脸和身上精美的服饰驱散了。离开前我们在乡政府前合影留念,我看到宣传栏上青壮年进行反恐训练的照片,学校里孩子们读书的照片,集会上村民们载歌载舞的照片,我莫名地被感动,感觉自己爱上了这片土地,爱上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在这么困难的环境里,他们活得那么认真,那么美丽。
    我们再次来到了埋界碑的地点,在测量好的位置上的基岩里凿出坑穴,埋下了代表和谐的界碑。我们和村民在界碑前合影,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他们。返途中,我们沿着叶尔羌河向东,途经库斯拉甫乡,莎车县,英吉沙县,阿克陶县,最终回到了喀什,结束了这次旅途。
    绿丝带一样的叶尔羌河在枯黄的峡谷间流淌的场景是别处难得一见的;雪山顶的反光照耀着造型简洁的水电站的场景更是有种反差的美感;“路边那些画着红色标记的大石头是否已经被爆破清理?”“新的桥梁是否已经建起?”“守卫哨卡的士兵是否已退役归乡?”“驻村的干部是否还坚守在那里?”这些场景和问题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带着一丝牵挂和怀念,我时常思念起那片土地,思念那雪山脚下,融水劈出的峡谷,思念生活在那里的那群、那群最可爱的人。

相关文章
  • 大豆自己种,芯片自己造 2018-12-18
  • 安倍访美又遭“握手杀” 手都被捏皱了 2018-12-18
  • “我和党报党网有个约会”在线征集活动启动 2018-12-18
  • 《超时空同居》媒体见面会 佟丽娅梳利落短发甜美比V 2018-12-18
  • 娜扎解锁时尚双封面 猫系执着玩转多重格调 2018-12-17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从扫盲到留守儿童关爱:暑期社会实践的变迁 2018-12-17
  • 以政府拟严打“乱拍摄”以军行为 最高10年监禁 2018-12-16
  • 不管怎么修饰辞藻,只要放弃革命,就是苏联的结果,还用证明吗? 2018-12-16
  • 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干部“意识形态与文化建设”专题培训班结业 2018-12-16
  • 不是“质疑自然科学”,而是批驳错误理论。无论什么理论,只要歪曲了客观事实及其规律,就是错误的,爱因斯坦相对论歪曲了光速是向量的客观事实,背离了向量合成... 2018-12-15
  • 人民日报助我走上研究中国之路 2018-12-15
  • 四件汉白玉螭头回归圆明园 2018-12-14
  • 【正德永成车型报价】正德永成4S店车型价格 2018-12-14
  • “体育+旅游”使景区成为休闲度假目的地 2018-12-14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8-12-13
  • 180| 221| 674| 412| 797| 188| 519| 846| 777| 381|